欢迎光临欧贝特试验设备!  0531-55583886

产品中心

联系方式

环刚度试验机

浙江金华某村古建筑年久失修 险被白蚁蛀空

浙江金华某村古建筑年久失修 险被白蚁蛀空

产品详细

一个村子5处市级文保点几乎要被白蚁蛀空了

金华多处文保点遭遇修缮困境,文物部门表示:谁使用谁维修,视情况给予一定奖金

白墙黑瓦,雅致的四合院,门梁间雕刻的狮子栩栩如生……在金东区源东乡长塘徐村,一批有着160多年历史的清代古建筑,曾是村里人的骄傲。早在2000年左右,古建筑花厅、16间头等都被列为了金华市级文保点。

然而,这些古建筑的命运并没有因为这个新身份而改变,和其他上了年纪的土木结构老房子一样,也面临着年久失修的困境。尤其是到了最近的春夏之交,古建筑里白蚁肆虐,几乎要被蛀空了。

160年历史的民居雕刻精美

160年的木制长塘徐村位于源东乡东部,让村民自豪的是,只有400多户的小村落,却藏着不少清代或民国时期的民居,其中五处是市级文保点。

占地100多平方米的花厅,拱梁粗大,室内空旷,如今成了村里的老年活动室;旁边一排老房子,建于清末,就是16间头,实木结构的房子上有各种精美雕刻,现在还有人居住……

“16间头是我太公手上造起来的,已经有160多年了。”徐至淑已经88岁,但这老宅的故事,也是从母亲那里听说的,“我家祖上是开药铺的,在附近一带口碑不错,家境也很好。当年造的这房子,周边也都有名气的。”

这些市级文保点,村里的老人都能如数家珍,可如今这些珍宝却显得有些落寞。

53岁的徐慧仙是在16间头里长大的,在她记忆中,曾经的窗框雕刻着各式人物,房梁上的雕花,也是复杂精细。“文革时很多雕刻被破坏了。后来窗框、牛腿被小偷盯上,我家的窗框也没了。”

2004年,16间头被钉上了“市级文保点”的牌子。

老房白蚁肆虐,大修却缺钱

但让徐慧仙惋惜的是,老房子如今白蚁肆虐,岌岌可危。

“你看这些房子,都被白蚁蛀空了,每天都会掉下很多木屑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塌了。”徐慧仙指着一些木制窗户和梁柱,随处可见密密麻麻的虫孔,有些柱子已经能用手抠进去,而窗台上也堆着一层白蚁咬下来的木屑。有几处被蛀空的梁柱,只能弄上几根木桩顶一顶。

这两年一到白蚁生长季,徐慧仙家的房子就白蚁乱飞,影响了正常生活。而旁边类似的古建筑,也有同样的问题。“花厅里的几根大柱子被蛀空了,只能整根都换掉。”

“这样的老房子,真的很有纪念价值,我们自己平时都好好保护,不会乱动一根柱子,但现在到了要维修的时候,这些雕花都要专业的人来弄,花费肯定也不小。”徐慧仙坦言,让他们拿出几万元甚至十多万元来修缮,显然是不现实的。

长塘徐村支书徐根孝告诉记者,几年前,村上的花厅靠上级部门的拨款进行了大修缮,但其他文保点,多多少少存在修缮资金不足的情况。

“村集体经济毕竟有限,只能勉强进行简单的维护,若需要大修,村里实在无钱下手,还需要上级部门拨款。”

文物部门:谁使用谁维修

那么,对于这些亟待拯救的古建筑,文物部门有哪些应对措施呢?

“每个季度,部门都会对一些文保点进行检查,如果出现比较严重的问题,都会有专业人员进行处理。比如文保点遭遇虫蛀,则有防治中心来解决。”金华市文物稽查大队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由于市级文保点分布广,管理起来比较麻烦,“除了省级以上和像邵飘萍故居这种一环内的文保点,是我们自己管理外,其他的则由金东区、婺城区各自管理。”

对此,金东区文物稽查大队一名姓俞的工作人员解释,据文物保护局的文件规定,文物属于“谁使用谁维修”,“如果要灭白蚁,只要找白蚁防治站就可以,费用则需要户主承担。”

像徐慧仙提到,房子需要大修缮,文物稽查大队也会给予一定的技术指导。如果维修费用比较高,文物部门也会给予一定的奖金作为鼓励,不过资金也是有限的。

“区里每年文物保护可支配的资金只有20万元左右,去年靠这资金修缮了23处文物保护建筑,今年安排了20处,平摊到每处的资金只有1万元左右。”金东区文化市场执法大队负责人黄亮也坦言,文保建筑的修缮,需要靠户主、村集体、当地政府以及社会爱心人士的共同力量。

延伸阅读

金华多个文保点

遭遇无人修缮困境

记者了解到,整个金华地区,市级文保点有1110处,包括金华本级222处,其中金东区就有110处。因为是市文物保护点,房子卖不得,动不得,住在里面还随时有危险,徐慧仙碰到的困难,不少文保点也正在经历。

赤松镇黄泥垅村的永瑞堂属于明清建筑,与傅村镇山头下古建筑群相比,不分伯仲,保守估计已有700年历史。如今,古宅的外墙上钉着醒目标语:“此处危险,行人注意安全”。房屋主体正门也有了1厘米左右的裂缝,大门右上角一个直径50厘米的大窟窿,里面露出了发霉的木质结构。而屋里更是杂草丛生,房梁或是发霉,或是已经被虫蛀空,只能用拳头粗的木棍勉强支撑。

同样的,鞋塘办事处前楼下村戏台、雍德塘,岭下镇后溪村的汤氏宗祠等诸多文物保护建筑,都面临着失修的尴尬。

更极端的例子,2013年1月份,因为一场大雪,位于婺城区罗店镇的黄绍竑别墅不堪重压,发生了严重坍塌。

江门工作服

枣阳劳务资质代办

广州地区职业装生产厂家

房地产开发资质

按键寿命试验机

代办劳务资质